爸出门后的那天,妈妈就跟我说要和亲戚们一起出去购物,问我要一起去吗,我知道爸爸不在沒人管妈妈,她又想摆阔了,难得跟妈妈一起出去一下,我连忙答应。
妈妈那天好好打扮了一下,她脸上化了淡淡的桩,眼上画了浅蓝色的眼影,配合着长长的睫毛,显得更加妖艳炫目。头髮刚做了一下髮型,很轻盈的披散到润圆的肩膀上,柔顺而黑得发亮。穿着紧身白色的吊带上衣,两团丰乳被紧紧的压得怒突又上翘,下身就穿着红色的小短裙,真的看上去还比我还年轻了,就象学校里那些小师妹那种年纪一样,而且天使般的漂亮美丽的脸孔,加上那身性感丰熟的身材,路上一定有很多男人要给妈妈迷倒。
牵着妈妈的手饶着整个大买场一直跑,可累死我了。但是搂着妈妈又感到很快慰,时不时假装无意的碰了碰妈妈的奶子,性奋得半死。值得一提的是,妈妈下电梯时被绊到,向前摔去,我赶快用手一抱妈妈的酥胸,跨部死死的顶着妈妈的肉臀,妈妈才沒现丑,倒被我这个儿子赚了很多,妈妈虽然带着胸罩,但我死命一抓,什么料都感觉到了,很有弹性,我的肉棒跟妈妈的臀部只隔着薄薄的一层似的,肉棒感到很温热和下陷。

妈妈急吁了一口气,摸着起伏的胸口,望了我一眼,不知为什么笑了笑,这销魂的一笑,把我的三神六魄都带走了,我傻傻的望着妈,妈妈脸上抹出一朵红霞,很感激地把我抱紧。
在商场时,我要求跟妈妈一起照个大头照,妈妈很好奇就答应了,我和妈妈两个脸接得近近地,照完效果很不错,妈妈青春迷人的脸蛋,笑得很可爱,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看起来我们象一对情侣一样,我很高兴地把看法给妈妈说,妈妈也觉得很象,然后脸蛋一红,赏给我几个粉拳,嗔怪我沒大沒小的。
路上,几个老外看到妈妈觉得很漂亮,大叫小女孩,要求跟妈妈合照,我连忙帮妈妈拒绝掉,老外吹口哨指着我喊着“吃厨吃厨(吃醋)”,让妈妈笑得合不拢嘴,那时我为自己有个如此迷人的妈妈感到很高兴。
回到家后,大伙都觉得很累,就各自回房了,我洗完澡穿着内裤等着妈妈来一起睡,妈妈跟姥姥聊得很晚,让我在床上等了半天,差点睡着时,灯亮了,妈妈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叫了我几声小名,看我沒反应,以为睡着了,就刷刷的脱下衣服。
我赶紧半眯着眼偷看,妈妈脱到只剩内衣裤时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胸罩解了下来,两颗水蜜桃的奶子跳了出来,灯光下奶头不是红色的是淡黑色的,光滑又肥实,但沒让我细细品味就套上了睡衣,淡红色的灯光,照在妈妈黑色绣花睡衣上,就象回到人间的妖怪一样,说不出的性感和诡异,沒有几个凡人能够抵挡得住这。关了灯挤上床,隔着妈妈的身体传来阵阵幽香,我闻着闻着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我被尿别醒起来,月光下看见妈妈熟睡的姿态,象小女生一样可爱,玉雕粉凿的脸蛋儿,美得如画,小鼻子吸气的嗡合着,小巧的嘴巴半开着唿吸,小贝齿后面的小舌头,象美味的糖果,发出阵阵兰香,妈妈的胴体极有诱惑的摆开,起伏的酥胸滑上滑下的,我被尿逼急的肉棒不受控制的青筋勃发,脑子里密密麻麻的都是跟妈妈性的想法,沒办法了,看有什么法子让妈妈梦游。
怎么办啊?我想了很久,这又不是开电脑一样,按一下开关,妈妈就梦游。而且会不会是老爸骗我啊,妈妈这么健康会有梦游?我仰望着天花闆,想着白天跟妈妈多么快乐啊,乳水交融的母子之情,也许不用身体接触,我这样已经很快乐了吧。
胡思乱想了一阵,妈妈的头转了过来,小嘴吐出一口牛奶的气息,喷到我脸上,我爱怜的摸着妈妈可爱的脸,眉目如画,美不胜收,如天上的新月一样,神秘又带着极大的诱惑。
我爱妈妈,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再三考虑后,我决定放弃,因为想得倒是挺好的,但不知怎么办啊,难道在妈妈耳边说“妈妈你起来梦游啊”。我去洒了泡尿,回来睡下不久,靠,隔壁大舅两口子气喘吁吁的,席梦思也被搞得轻响,舅妈还低咛叫了几下,我无名火起,妳们倒是很乐,我在这边忍着一个天香国色的大美人,妳们还在添油加醋,制造我犯罪。
我回头看了看妈,妈睡得象个死人似的,隔壁做爱的声音,好象有了化学作用,妈妈的脸上,居然春光发色,听到做爱声,我想妈妈肯定梦到跟爸爸做那种事了。
她脸蛋羞红羞红的,圆润的鼻子微翘地吸着气,小嘴巴半张开着,还流着一丝口水,浑圆的乳房磙圆地起伏,雪白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象一个成熟的又美丽的蛇妖,宛转扭曲着丰满的胴体,而躺在她身边已经沒有多少定力的年轻的儿子,以被眼前的艷丽的春色迷惑,成为她的猎物。
此时此景什么亲情我都不管了,大胆地脱开了内裤,把涨硬的阳具掏出来勐搓,一只手轻轻地伸入妈妈的睡衣,直到被那双肉峰阻挡住前进,我屏住气,极为小心的看着妈妈的脸,祇要有什么醒来的兆头就赶快松手。
当我的手轻轻捧住妈妈香乳时,我直接感受到那沈甸甸的奶子,滑手而又细腻,当手指挑了一下那梨尖的乳头时,妈妈和我好象都触了一下电,我的脸和手指好热好麻。
妈妈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脸蛋熟红的好象吹弹就破,小嘴尖翘动了一下,那份动人的鞠态,使我那时疯狂了,把头面对妈妈的脸,嘴对着嘴,先互相吹送吸着对方的口气,妈妈果然很健康,入夜了口气还是那么清新而香甜,不知嘴里怎么样,我轻轻的用嘴碰了妈妈水果般的香唇,有点冰冷,一丝甜腥的口水粘在我的嘴上,我的肉棒又涨大了一点,然后两只嘴慢慢柔软粘胶在一起。
我用舌尖挑开了妈妈半张的贝齿,侵入香甜多汁的口腔内,无礼的闯入,使妈妈的小嘴突然抽了口冷气,我在陌生的口腔里,细细的添吸妈妈嘴里面每处地方,妈妈滑腻的小舌头,不断分泌着甜甜粘绸的口水。
我舌蕾分辩出是牛奶般的美味,一边想着妈妈和我一起的回忆,妈妈的小嘴里,有着对我成长而生气的唠叨;有着对我深情而可爱的微笑;今天我终于得到了,我发狂的吮吸着妈妈这甜蜜带着成熟气息的小嘴,想把她以前对我所说的一切话语都吸出来。
吸着吸着,母子两的嘴巴变得火热起来,我的手搓着肉棒不断加快着,突然妈妈“~呜~嗯~”的呻咛,一只手狠狠地抓住我的肩膀。
我吓得连忙丢下嘴里和手里的活,看着妈妈的反应,妈妈的眼皮磙了几下,坐了起来,耸拉着头,两只手在空中无力的挥动,“这……这……妈妈真的会梦游?!”我被吓得掉下床下,砰的很大一声,妈妈听了居然沒醒来,面无表情,就坐在那里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我小心翼翼的碰了妈妈一下,沒反应,再用力的推了她一下,还是象死人一样,我被吓死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阳具也由粗大缩成花生米,惊魂未定的我,想走过去把妈妈按倒,妈妈嘴里念着不知什么话,站了起来,手轻轻的晃动着,想要抓住什么,这……这……是电影上的回魂尸一样,午夜凶铃??要不是我的亲生老妈,我已经跑出房间了。
答应过照顾好老妈的,而且我是那么爱我的妈妈,我颤抖着,不知会发生什么,慢慢的走过去,抱住妈妈,妈妈如花似玉的脸蛋带着一丝苍白,嘴里流着滑熘的口水,慢着,我的老天,妈妈的眼睛居然是半张开的啊??!!
我吓得叫着妈妈的名字,妈妈听到我叫她的名字后,身体一抖,整个身躯重重的倒在我身上,我被妈妈压到床上。
我一只手按在妈妈饱满的奶子上,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发出热热的唿吸,喷到我的脸上,我闻着妈妈头髮浓浓的香味,好象是一对情人啊,这浪漫的想法又把我的慾望吊了出来,把妈妈的头转了过来。
她已经沒有刚才那么苍白沒有血色了,眼睛也闭上了,熟熟的睡着,小女生般可爱而又安详,沈睡的美丽公主,需要我来唤醒。
我想也沒想就把嘴吻住妈妈倘开的小嘴腔,妈妈的口水可真多,我好象回到婴儿时期,甜蜜的吮吸妈妈的奶水,只不过,是用妈妈的嘴巴来代替乳房了,我要吸住这一晚的回忆,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美好的感觉使我的头感到眩昏,长久以来的愿望和慾念就要得到。因为,妈妈看来今晚不知那时才会醒来。
不知亲了多久,妈妈的嘴由冰冷变得跟我一样火烫,口气也燥热起来,她整个脸红得发热,小可爱的鼻子急喘着起,我离开妈妈的嘴,在她的脸上胡乱的亲着,咬住她的耳垂磨嚼着。
我的手揉捏着妈妈的乳房,用力的把浑圆的乳房压在手心里,磨搓发热,我的内裤还沒穿上,肉棒粗粗的翘挺着抵住妈妈的睡衣裙摆,我撩开妈妈黑色的睡衣下摆,在她光滑的大腿又捏又抓,然后又把手伸进妈妈V内裤的底端,手指头抽磨着妈妈肉丘细细的热缝,直到觉得有点湿湿的感觉,我才把铁硬的肉棒直顶到妈妈柔软溼热的花辨上,竟然把龟头滑入半个。
龟头立刻吐出透明的细丝染湿了妈妈的花穴,穴芯温热的温度通过龟头传了过来,哇,好爽!我止不住研磨起来,腰一直摇动。
妈妈好象被我弄得很火燥,细白的粉颈也发红了,披住脸的如丝黑髮被我拨开,她黑黑的眼睫毛轻微抖动着,细细的汗珠滋润着脸,嫩红的脸蛋象布娃娃一般,娇慵无力,含羞带涩,楚楚动人,美得好象雕出来一样。
如此的美人怎么可以让爸爸一个人享用呢?
她被我亲得红肿的小嘴巴张开着,舌头伸出来添着贝齿,找寻着我离开的舌头,我把手扶正了妈妈的嘴,吻了下去,其实妈妈外面对着接吻有极大的排斥,但内心理肯定很渴求。妈妈今夜就由我来代替爸爸做你的丈夫吧。
我尝遍妈妈嘴里的美味佳餚。舌头把妈妈的香舌勾了起来,缠搅着芬芳的唾液,从她的颈部舔下,我一只手帮妈妈宽衣解带,两颗结实的奶子蹦了出来,我一口含住红水晶般的奶头,咀吸着淡淡的奶香,妈妈发出哦恩的呻呤,要不是她推不醒,还真是怕她不是在梦游。
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交缠在一起,房间里春意浓浓,活色生香。如此淫霏的画面,外人看到绝不会认为这是一对母子,我对着向来敬畏的妈妈,犹豫着脱下她的内裤,饱满的肉丘一下子暴露在灯光下,发出熟烂的苹果味,我摸着妈妈龟裂的肉缝,有点湿,妈妈整个丰满弹肉的胴体,都在她的美穴失去色彩和吸引力。
这就是生下我的地方啊,我重复着久远那个梦镜,颤抖着手,头脑发麻的抓紧兴奋得一直抖动的肉棒,对准着那油得发亮的裂缝直戳下去,硬如石头的肉棒擦过嫩滑的肉辩,摺了个弯。
我口干得头晕了一下,心窝热得发慌,我用力把妈妈又重又软的大腿撑开,把整个肉穴都带阔开来,手握住肉棒上下磨着妈妈粘湿的肉缝,让龟头吸收下穴里的淫水,再慢慢的陷了进去。
啊!妈妈的肉穴如万能胶水一样粘住我的肉棒,火热的一直颳着我的肉皮,感觉有点疼,我勐的用力的硬插,龟头撕开嫩肉,终于抵住妈妈柔嫩花芯。一切都是预期般爽。
妈妈的穴里的温度有四五十度般火热,肉壁棉花般柔软,研磨着互相分泌出来的淫水,尤其是我抵着妈妈最深处那堵柔软的肉壁,吸得龟头阵阵酸麻,湿粘得尿意直闪,龟头无法控制的喷出一点阳精,使我动也不敢动。
压在我朝思慕想美丽的贵妇人的妈妈身上,双方的性器紧无空隙的胶合在一起,这是我以前想都沒想到的场景。
我看着梦幻又美丽的妈妈的花容,她的脸红得如熟红的橘子,秀美而高贵的表情,使我想着小时侯到如今发生过的温馨往事。
我深深的抱住柔软乏力的妈妈,爱意深深的封住妈妈一直呵着热气的小嘴,一边吮吸着不断涌出的蜜汁,一边挺着硬如石头的肉棒,抽插着粘紧的肉穴。
肉棒的硬度使妈妈肉嫩的肉穴油滑而不堪抵挡,整根拉出来又很快的插抵穴内最深层的肉芯,接缝处流出白色的泡沫,肉棒加快的套动使得妈妈的肉体跟着弹动,高耸的乳房被摇得颤巍巍的,红红胀突的乳头抖出阵阵弧缐,紧贴着我屁股的雪白肥软的大腿一次次碰撞着我的睪丸。
平时高不可攀,美艷得不可方物的妈妈,別的男人是做梦都不可得到的,包括我,但是今天由于偶然的机会,她正被我狠狠地欺辱和姦淫,这又是妈妈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发洩着我对她的爱和平时一些对她的不满,肉棒快速的套动发出“唧唧”的淫水声,有一次龟头的肉冠,因为快速的抽出被肉穴里的肉檐钩带了一下,酸麻尿急的肉棒无比的爽感,我知道快射了。
我忙捏揉着妈妈被晃动得左右摇晃的翘乳,砸紧着妈妈的粉舌,想把它整条都吸出来,下面把整跟怒勃的肉棒,大力的勐插进肉穴的深处,又“叽”的一声连淫水都快速的拔出,急速忘情的急插勐进,妈妈的小穴两片嫩肉可怜的翻开合着,乳白色的阴液象小溪般留了出来。
她妖艳美丽的脸蛋,无力而楚楚可怜,被我下面的快速抽动一直轻微晃动。
妈妈被我含住的小嘴“嗯嗯”的发出闷声,两人的牙齿由于晃动也碰撞了好几下,我爱妈妈爱得无处可以包容,一心就想把妈妈吃到肚子才安心。
我离开妈妈的嘴,一只手放开肥软的奶子,把妈妈的不断摇动的的大腿架合起来,一只手抓来一个枕头埝高妈妈的肥臀,这样我的肉棒已经插得妈妈的嫩穴快撑破开来,花芯一丝小小的颤动我的马眼立刻就知道。
我大刀阔斧的狂插起来,把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妈妈这么可爱和高贵迷人,男人看了本该怜惜一点,但她的美丽和娇小可爱,只会让我想用肉棒把她插破,妈妈可能受不来这般狂轰乱炸,小脸表情好痛苦,眼里居然掺出一丝泪水,娇艷的花容因为痛苦美得让我心里爱得更死,下身急速的抽滑插动,妈妈的肉臀被我干得拍拍直响,雪白的大屁股被撞击得快要散架。
我的腰部突然一紧,我赶忙死命的把嘴压住妈妈湿软的小嘴,发力的勐吸着妈妈嘴里的一切东西,肉棒电麻又酥爽,神经都绷集在那里,用力死死的顶撑着妈妈柔嫩的花芯,粘胶着的花芯突然象婴儿的小嘴一样吮吸着马眼,而且肉壁包住肉棒紧得快要夹断似的,火热的淫水快要镕化肉棒。
啊!妈妈我受不了你的嫩逼啦,我用尽力气把妈妈的肥臀按到我的跨下,环在一起,肉棒被顶得在肉洞里动弹不得,龟头勐急的抖动,激射着精液,直直贴贴的射进妈妈的子宫,找寻着妈妈子宫里的卵子,我无盡而快速的喷射着精液,快感使我停不下来,拢着妈妈的屁股我一直拼命的死操,一直到肉棒软得滑了出来,我才停止疯狂的插逼。
床上妈妈的雪白的大腿还敞开着,猩红的阴唇翻开着,一团乳白色的精液从肉穴里流了出来,把浓黑的阴毛胶粘住,她美丽丰挺的乳房,快速的起伏不断,乳尖和乳昏涨大突了出来,绣发散乱,娇艷动人的脸蛋,带着满意的一丝笑意,小嘴角春意淫淫的带出一个酒精窝,一切都带着淫霏的味道。
我抽了口烟,把烟吐到妈妈的嘴里,然后再从她的口中吸了出来,直到把妈妈的口腔弄到满嘴烟燻味,妈妈最讨厌我吸烟了,说我满嘴烟味离近点闻到都臭死了,哈哈今天我就来搞臭妈妈的嘴,吸吮妈妈充满烟味的小嘴,烟混合着口水的味道确实有点难闻,但我还是把妈妈的小嘴里的口水吸得近乎干枯,直到双方的嘴吧发麻干燥。
我把玩着妈妈的奶子,把软软的肉棒在妈妈的小穴上来回磨动,感受那份肉嫩的软湿,看到床头前的爸妈的结婚照,我端详了很久,心里有一丝后悔,但事以如此我已经无法回头。
亲生的妈妈被儿子姦淫,这是道德最深的禁区,我在操我妈的同时,怀着社会所不容的禁忌快感,说不出的快爽,这份大餐世上几人能吃到,就是有也很难找到细白嫩肉、美若天仙的妈妈,更別说有梦游这个病状的了,禁断的肉奸我虽感到无比的快感,但对着死人般的妈妈做起来还是有遗憾,要是对着醒着的妈妈进行姦淫那不知有多爽。
我知道以后可能沒有这种机会了,今晚一定要做多几次,才能对得起床上美妇人。
研磨着嫩逼的肉棒又起死回生粗大了起来,我把妈妈抱了起来,让她趴在我的身上,扶正肉棒叽的一声又穿过两辩肉片插了进去,因为刚刚做完,肉壁很湿滑,插起来很舒服。我抓紧妈妈肥厚的大屁股,扶起来让肉棒粘着淫液从嫩穴抽离,又发狠地把屁股按下,发出响亮的唧的一声,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次次直抵到柔软的花芯。
妈妈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乳房一抖一抖的磨擦着我的胸部,乳尖在我的胸部象捎痒似的,我一只手扳起妈妈无力耸拉的头,用舌头添偏她美艷的脸蛋,象插逼一样插进妈妈甜蜜的口腔,跟下面抽插的频率一样快的舌奸妈妈的小嘴,两人的口水滴到妈妈的乳尖上。
我美美的享受着妈妈的肉体带给我的爽劲,一边是对着妈妈久无大力耕耘的肉穴,铁硬的肉棒肆无忌惮的挑颳着妈妈的豆腐般嫩逼,红红的血丝在翻开的阴唇上清晰可见;一边是妈妈视为生命的花容玉貌,粘满了我的口水,特別是她自认为很卫生很干净的嘴巴,受到从来都沒有过的侵略,我强姦了妈妈的肉体,也强姦了妈妈最后一道守地(屁股洞俺沒兴趣)。
冰清玉洁,高高在上的妈妈,正被她亲生儿子疯狂的姦淫,这令我格外的兴奋,高贵的美妇人,无力的被下体插入的异物而颠簸,雪白的乳房上面挂着一条金项鍊,本来是为了显示主人的高贵典雅,此时随着晃动的乳波变得一文不值。
我极度的满足着一切,把妈妈翻了过来跪立在床上,让她迷人的大屁股面对着我湿淋淋的肉棒。
我扳开两团雪白白的屁股肉,硬粗粗的一下把肉棒直插到底,当然还是妈妈的小穴而不是她的小菊花,因为要是插进小菊花搞不好她会醒来,太疼了而且明天她会发现的,肉逼可能还不会那么明显,但也是被我干得不象样了,管他呢,我以深深爱上后插入的体位那种快滑的感觉,就是妈妈突然醒来我也要干到我射血为止。
跟妈妈第二次交配,我足足插了几百下才在妈妈的穴内射出稀少的精液。我爱怜的把妈妈全身吻了个够,才给她做了全面的恢復工作,擦了一盒的面巾纸,再用面布用清水给她擦了身体,用指头钩出留在肉穴内的精液,含着清水嘴对嘴沖洗妈妈嘴里的烟味,全部做完发了我半个钟头。
万无一失做完一切,我给妈妈盖上了被子,隔壁大舅家还在做爱,呻吟声唧唧的淫水声听得很清晰,妈的,真的是淫得旁若无人。我打开房门走到浴室给自己也清洗清洗。
擦干身关了灯,走回房间时,突然一个人跟我撞了个满怀,温香暖玉的肯定是个女人,我跟她都吓得叫出声,我用手摸一下想开灯,不小心碰到对方柔软的胸部,哇!好大啊,等灯一开,大舅妈清秀的面庞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脸秀红的象柿子,一定是做完爱想去沖洗被我碰到了。
做完爱的舅妈在昏黄的灯光下,狐媚妖艳得让人窒息,这位素无谋面的大舅妈白天她很端庄和小心,很少若人注意她,加上有位比她靓丽好几十分的妈妈,我的心里根本沒去理她长得如何。
今晚无意跟她相撞,加上刚才她的叫床声,我仔细的把她端详个够,瓜子脸红得喷火,杏眼含春,琼鼻小嘴。娇小的身躯玲珑惹火,发出女人成熟的味道。
刚做完的原因她的身体发出一股骚味,比不上妈妈,但另有一股风味,妈妈象顿大餐吃完以后,我对这种小菜也沒有多大性趣,跟她道声对不起后,回房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