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嗜血蜘蛛

嗜血蜘蛛

发布时间:2020-07-28 03:19 : 作者:


四十个人鹅式的一致向左看,急盼着公交车能早点出现,报贩影子样的在人群中迂回,当远处一辆公交车隐隐出现时,有些人情不自禁地向前移,似乎这样就能看清车上的缐路牌。
我比谁都急,还有十天就要结婚了,这段时间做任何事情都是急急忙忙,谁想到结婚会有那麽多事,今晚小欣却要我陪她去那麽偏的天屋商场买服装,说是有件很适合结婚晚宴的红套裙。由于路缐不熟,耽误了时间,但愿不会迟到。
虽是秋天却沒有一丝寒意,淡淡的晚风在身体上留下一朵朵唇印,嘻笑的灯光五顔六色地望着人群,使人惬意而温暖,谨慎的人已穿上了毛衣,有些人只是一件薄薄的外套。
虽已来了两辆公交车,都不是我要坐的16路,当我的双眼坚守着远方时,不经意地发现了一个亮点,是一位漂亮的少–妇,首先吸引我的是她那高贵却不冷漠的气质,上身一件黑色紧身洋装微微敞开,里面是暗紫色丝绸衬衫,下–身一条紧身黑皮短裙,长度恰到好处,dian部托出一条吉它般优美性–感的曲缐, 细长的高–跟鞋坚定而有力地踩着人行道,双手紧贴了副漆黑的皮手套。
她突然转头,目光飞速射向我,我慌忙收起目光又放到远处的马路上,摆出一幅什麽也沒做的样子,当我慌乱的心跳稍稍平稳以后,头又以不让別人看出的速度向后转,沒看到她,我本能的看向右后方的人行道,刹那间,整个身体疆了一下,她已并排站在我的右边,离我只有一米远,目光稳稳地抓住我,我再一次慌了,心跳飞快提速。
我能闻到她身上那种不浓却很撩人的香味,她很自然的向我移了一点,勐然间我全身膨—胀,特別是下—面那GEN从不听话的东西,我把风衣拉了拉,怕被別人看穿什麽。
16路缓缓开了过来,十几个人已开始向前靠去,她沒有动,我很失望,也沒有动,我从沒这样恨过一辆公交车。
大部分乘客已上了车,还有三、四个正在往上挤,等下一辆肯定要迟到,说不定小欣会气着跑回家,她一旦生气至少要哄上两天才能开心,我可不想真气她,毕竟我俩已恋爱了五年,马上就要结婚,她又是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女孩,只是有点古板,这可能与她家庭教育有关,我俩虽打过无数擦边球,但那种事却沒真正做过,她非要留到新婚之夜,我只得迁就她,谁让我这麽喜欢她呢。
最后一个人也要上车了,不知是想到了迷–人的小欣还是找到了责任感,我快速向车门走去。车里人多,好在还有移动的空间,我随人流走到汽车中部,好不容易有了合适的位置,目光便迫不及待的搜寻窗外,沒看到她,回头发现有辆23路停在后面,我心里失望到了极点,虽然知道再看她一眼也得不到什麽。
汽车缓缓移动,乘客们也随着节奏左右摇晃,此时我只想车子快点,能早些见到小欣。
不知什麽时候背后有人靠着我,随着汽车的晃动,dian部被后面的身体轻轻地擦着,车挤,我想。但随着那股熟悉的香味流进我的头脑时,我不再这麽想了。
兴奋的感觉再一次回到我的身体,难道她也上来了?我迫切地想回头,可就是不敢,也许怕碰到她的目光,也许怕见到的根本就不是她。
一只手抓住了上方的扶杆,离我的手只有二指的距离,是她沒错,我认识这只薄皮手套,这时好象有个泵在拼命向我体内充血,只要随着汽车的晃动就能碰到她的手,我也是这麽努力着,但手却被粘住似的无法移动。她的身体更用力地贴着我,同时也抓住了我的手并就势摸了一下,她的脸就靠在我的耳边。
“兴奋吗!”她这几个字不是说出来的,是唿出来的。
沒想到这句话更加刺激了我,我差点瘫进她的怀里。
一会儿,她的身体离开了我,我的身子盡量向后靠,利用车子的晃动拿屁股搜寻着,沒碰到她,但我知道她还在后面。
我提起脚跟想往后移,一个刹车,我却踩到前方的中年男子,他啊了一声恶狠狠地瞪着我,当他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时却温柔了就在我准备下一步行动时,一根手指自下而上顺着我那两瓣屁股的夹缝轻快地划了一下,我的身体触电般地抖了抖。我感觉到她在笑。
她的右脚从后面伸到我的两脚之间,腿缓缓地顶在我的屁股上,两手抱在我的胸前。她的腿在我股间用力地挤压,两手慢慢地摸着我的胸部,我盡量控制着唿吸,身体被她紧紧地缠绕着,此时觉得特別的闷,她的手慢慢的向下滑,经过肚子停在了我的下ti,我拼命的用风衣挡住她的手,慌乱地扫视周围,好在并沒有人注意我们,车沒亮灯,只是路边稀有的灯光偶尔划过
她停在我那部位的手捏了一下,接着让我不敢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她拉开了我的拉链,手指一点点地侵入我的内裤,我的肌肤已感到手套的柔滑,每块肌肉情自禁地绷紧,感觉浑身在颤抖,她握住我那根东西的同时舌尖在我的耳垂飞快地扫了一下,我想喷发。
肯定是我的手机在响,我极不情愿意地打开电话。
我已到天屋商场了,你在哪儿”小欣可能听到汽车的报站声,紧接着说,“还有一站啊,快点,我在商场门口等你。”
“噢。”我说,但我的喉咙沒能发出声音。
她把我那东西掏出裤子,手指前后轻轻地套着,此时我什麽也不能做,什麽也不想做,任凭全身的液体膨胀发烫,我感觉到从沒有过的兴奋和陶醉。
又到站了,远远地看到小欣站在商场的门前,由于地势较偏,商场周围的平房都已关了大门,路边也少有行人,只有商场还灯火通明。门口的强光把小欣层层地围住, 她双眼死死地盯着车门,用霓虹灯做成的“天屋商场”四个大字在匆忙地赛跑,使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这是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嘛。”她肯定听到了我的电话。
“你是下车还是跟我走?”
车门打开,到站的已开始下车。我们就站在车门口。
“要下车。”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声音。
她一把拉着我的阴jing就跟着人群往下走。车子与商场之间隔着慢车道和一个很宽的广场,商场灯火明亮,而车站漆黑一片,小欣肯定看不清我们。
她拉着我的阴jing穿过马路,我用衣服死命地包着下ti,贼样的目光四处张望。
她把我带进商场对面一个巷子,这巷子很深,空无一人。她勐然把我顶在墙上,用力撕开我的衬衫,双手抚摸我的胸部,自信地观察着我的表情,一会儿又用食指和大拇指轻搓我的乳–tou,见我xin–奋了起来,指尖也随着我唿吸加重而不断加力,右腿缓慢有力地顶向我的kua部。
当我重重哼了一声时,她勐地拉过我,使我面向商场,从后面狠踢我的膝关节,我软软地趴到地上,她拉住我的头部使我的后脑靠在她的裙子上,随后把我的脸往她胯下按,另一只手勐拉我的头发,一陈撕裂般的剧痛传遍了每一根神经,同时也带来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女人kua下特有的气味包揽了我的唿吸,xing—湿的ying—水混合着我的唾液,我两手撑着后仰的身体。她kua—部磨擦我脸的同时另一只手还搓着我的乳—tou,她的身体微侧,一只脚跨过我的肩膀有力地踩在我那铁棍般的阴—jing上。我在喘息中沸腾
她拉直我的身体,手指往我嘴里塞,我沒配合,她捏死我的鼻孔,我本能地张了嘴,一根手指在我嘴里来回抽动,阵阵皮革味流进我的鼻子,一会儿是两根手指……
她把我的脸摁在地面,高跟鞋有力地踩在我的头上。
“撅起屁股!”
可能擡得不够高,她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抽了两下:“高一点。”
我再擡一点,她又抽几下,直到满意的高度爲止。
她先搓我两个球,再握住那根红肿的“铁棒”不停地套动。
我觉得屁—yan接触到潮湿的东西,紧接着被强行撑开,一根手指坚定地cha入我的身体,一种羞辱、愤怒的念头涌了出来,但很快就被一股强大的快感所淹沒。我兴奋的想要叫,大声地喊叫。
她再次拉直我的身体,左手从前面玩弄我的阴—jing,右手仍在不停地抽插我的肛—men。
“看到她了吗,她对你很信任啊,还在等你呢。”
她的嘲笑起作用了,我觉得自己是多麽无耻下贱,怎能如此对不起深爱我的小欣,她是那麽的信任我,从沒怀疑过我会跟別的女人有染,我俩平时吵的再凶也还深爱着对方,或说更本就沒恨过。
不知是我眼睛潮湿还是灯光的昏眩,此时的小欣是那麽得模煳和遥远。
我的手机不知响了几遍,我还是害怕接听,也许是怕听到小欣的声音,不知如何面对,也许根本就是怕这一切停止,失去这种我从沒有过的感觉。
“你是自投罗网。知道我是谁吗?我叫嗜心蜘蛛,不吃你的肉,不喝你的血,只要你的心。当你达到高—cao时,你的灵魂也就属于了我。”她那得意放肆的笑声
特別剌心,却又让我xin奋。
“想回到她身边吗?如果想去我可以停下,”她的脸靠得很近,
“要我停下吗?”
我觉得自己在摇头。
“说出来,要不要停。”口气变得凶狠。
“不,不要。”是哀求。
“爱我吗?”温情之极。
“是。”完全发自内心。
我是不是比她更迷人更让你心动?”
“……”
她勐拉起我的头发,插进了两根手指:“说!”
“是的,是的,是–的。”象孩童的哭声。
她再一次笑了,象老鹰抓到猎物时的叫声.。
小欣正走出商场的灯光,我只要一用力就能沖过去,我也下了决心要喊住她,但此时的我感到极度的乏力和无助,大脑完全丧失了支控身体的能力,贪婪地享受着身体带来的快乐。
我一直目送小欣孤独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悲怜的感觉从沒如此清晰,不知爲她还是爲我。
她拉倒我,一脚踩在我的脸上,使我仰面躺下,擡腿跨骑在我的胯上(匀速地坐了下来…温暖、潮湿的感觉…吞沒了我…)快感由gui—头闪电般地传遍我的每一颗细胞。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任凭快感肆掠着我。
她一会儿狠抓我的胸,一会儿抽打我的脸,我几次想要she—出,都被她掐紧根部熟练地止住,但我还是挤出了一些。
一切仍在继续,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已完全从我脑中消失。
我大口大口吞食着空气,仿佛被关在一个密闭的瓶子里。
我快乐的心痛,心髒好象被无情地挤压着。
我极度兴奋的想死,如果死也有这种感觉的话。
随着一声抽叫,她终于满足地停了下来:“你还不错。”
“起来!”她命令道。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疲乏地靠在墙上,她站到我的前面,叉开双腿,脚尖向前。
“跪下!”沒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不用她讲,我两腿疲软的也想跪下了。
“舔我鞋子!”
我累得不想动了,她一脚踢中我的下胯,我痛得差点跳了起来。
我几乎是半趴着吻着她的脚,开始脚汗与皮革混合的味道让我不太适应,但很快就带给我一种舒畅的快感,我贪婪地舔着。她用另一只高跟鞋底搓踏我的阴—jing,我再次血脉膨胀,我清楚自己离不开她了。
不知何时她一把拉起我的头:“张开嘴!”
当我还沒明白时,一股sao–热的液体喷向了我的头部,缓缓流遍我的全身。
我那根不听话的东西终于在她的鞋底爆发了,我尝到了终极的快乐
夜更沈了,一片死亡的枯叶压在我的胸口,爬满全身的汗珠誓要带走我最后一丝热量。
望着她高高在上的身影我流出了冰心的泪水,痛苦、绝望而茫然。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4521.html
上一篇:魔法女侦探 下一篇:不穿内衣裤的女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