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校队小女生

校队小女生

发布时间:2020-07-24 04:20 : 作者:


校队小女生
大概换我要考高中,春假过后妈和姐就不再让我乱来,可是这样我反而不是很能忍,尤其姐又开始穿上轻便的衣服呀!这身材这脸蛋怎可能无视于她的存在?!竟然不给我碰妈也不要,结果有一阵子自己养成打手枪的毛病,还每星期固定去看咸湿电影。那时电动和色情电影院都是「正当娱乐」政府并沒严格取缔,我知道的有三家,两家在圆环附近一家在三重台北桥头(圆环里面的现在还有,但已经沒放A片ㄌ)。通常一天放两支电影,也通常是一支国片一支洋片,大概几个星期更新,每次上午十一点就播,不清场的。我都会在星期六去,然后就窝到晚上,国三上补理化也常翘课,三下就干脆不补了。有趣的是其中一家偶尔中场休息会有人上台卖有的沒的大概都是印度神油,后来沒什么人敢买就不再兜售(客人应该都不太敢亮相,而且七成以上都是上年纪闲闲沒事的)
可能是看上瘾,现在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电影式的成人VCD不过已经沒人拍了。高中长大一些就去录影带店租片子看,那时几乎每家都有暗房陈列,而且很多也是自己拷贝的连院缐片都是,因为总觉得这种不需要很高的成本就时常租两支暗中牵三四支回家看个够(怎么摸不告诉你!去夜市地摊买性爱图片也是,现在早就不再合法了),有台湾电影,欧美和日本的,也有动物跟女生性交……说到这些A片其实有很多可讲,以后想到再说
看着逐渐就不是很对功课有兴趣,满脑子开始胡思乱想,由于妈和姐的「矜持」要我努力,反而我会去注意陌生女孩,甚至拿来当幻想打手枪的对象!真可谓适得其反
学校当然就处心积虑想和那羽球校队女生亲近一点,这多少也是叛逆吧,用这种方式抗议姐的「移情別恋」。这根本就是自己找藉口,因为她们都很期待我第一次出去应考就能摘下第一志愿,那时北市高中联招也不过七所公立高中,有很多人也从各县市来考耶!某些方面来说比大学还难考呢!叫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就要这样去面对竞争,不过姐还是很风光考上绿色制服下面那一间女子高校,这样我压力就来了,因为家里除姐外就我最「聪明」
羽球校队女生叫佳蓉,第一次碰见是国二在校长室碰头的,那时她已经可以去比赛了。初次相遇沒有很熟,而且比我还高自然就更不想打招唿。后来因为想去活动中心「捡」她们打过的羽球,才慢慢发觉这女生很有……韵味,是那种体态上和不知觉散发的风气
去捡羽球也是有原因。记得去国小母校拿东西被抓前就带回七八支羽球拍了,都是名牌!又轻又好用,只记得有MIZUNO其他就忘了,不晓得这个牌子现在还有沒有因为已经很久沒打了所以不知道市场消息
有枪沒子弹自然会想到来捡。当然不是正大光明的拿!管我是班长那教练很凶的,不管羽球手球或排球都一样,不然怎会是校际比赛的常胜军!说我这国中以前在要考初中的年代还是北市名列前矛的志愿,这样自然会有一种遗传的荣誉感,虽然不像开在有钱人高级商圈住宅区那里的明星学校一次一百多人上建中可至少也有几十个,还有体育这项更是瓜瓜叫。我国三快毕业教育局刚好解髮禁,而学校还是观望很久才开放,自然我也沒想去搞,结果毕业照还是一样九成五分头看起来一个个都像凶神恶煞,不过比老哥的好多了,他们的连印刷都有些黑,更像去绿岛蹲回来……姐的大头照更古老也有点「兇」
怎么捡呢?想办法到礼堂四周或上看台找打丢的羽毛球,这数量还很多,不过有时也会有几个「内行的」来光顾,不但同学会连校外人士也知道!因为他们会在学校开放时候来练习自然知道有这门路。捡到后来都只要新的,如果缺角或很烂的都不要了
其实教练也知道,因为时常叫队员上来捡回去都少很多,不敢骂大人就骂我们这些学生,害我偷偷摸摸的不是很爽,其实这些校队经费很充裕但主要教练还是不爽而已
不过这可是焉知非福呀!佳蓉(我有在办公室看过得奖名册和奖盃自然知道姓名)时常会上来捡,几次看到我也知道我是学校的A级人物(国二就有名气的喔),看久了就开始会微笑,笑久了就开始东扯西扯。佳蓉很活泼,但是时常被教练盯得很紧才不苟言笑,慢慢熟了就很开心会聊事情,后来干脆就坐着聊天,好几次又被唿喝才赶紧下去
大概都聊她的比较多,因为我成绩很优秀又常在校内走动,自然少提可能比较有自尊心。问着比赛的事情,问着她这么高……说这样杀球很方便,问着很多琐事
自从去跟她借裙子后我开始会带饮料去探班表示感谢,眼尖的队员自然会瞎起闹开始鬼叫,害佳蓉很不好意思,不过还好大家不会在教练面前不正经。可我也不是很退缩的,还是三不五时在晚间沒排辅导课同学自习时熘去,这时已经不是以捡球为乐了,何况家里已经一两百颗八成新货又沒空罐子放,不过佳蓉也会挑些好的羽球给我耶!那自然厚着脸皮跟她要了十几个羽球空罐来装,就这样一次一两个,还被人笑说哪有人拿这当「礼物」至少也同样买饮料给我喝呀!害佳蓉扭扭捏捏的不过好像蛮乐的ㄋㄟ
第一次「约会」是在我国三当校派模范生过一个星期六。国中模范生是要全校学生票选的,但我这次可不知是校方事务拖延还怎样竟沒举办,于是给一些主任组长评核就上签呈,这样我当然不上才怪!不过要我去竞选也是胸有成竹。除了国二去帮同学挨班助选外,国三上学期也沒轮到我!是班上那个说跟很多小阿姨洗澡的好学生耶(就是他介绍我去看小电影的),那次是直接在週会上台演说的,结果他意气风发赢得青睐最高票当选,三下才轮我可能导师不是很喜欢吧我想,看这胚子不是很正……
这约会可不是去咖啡厅,而是等她练习完换回校服两人才在学校找了个树荫喝着饮料聊天,怎么还到排球场上边看同学练习呢!这些隔壁班每个都又高又壮我真想换位置,但或者佳蓉欣赏这类型?毕竟她比我高而且也是校队……
这样自然知道佳蓉心思了盡管是无意的,而我这次当然说不成约会!「庆祝」的气氛也沒有了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至少有女生在旁边。聊着佳蓉说才沒想考高中,一定是唸体专往这方面修业。反正都聊有关体育的事,聊着看到排球教练出现(很高电个张飞头穿喇叭裤但沒留鬍子)就赶紧绕跑免得被乱传话
嗯……去走铁路吧!学校旁边就是淡水到台北车站的铁路支缐,我升高一才拆,后来就改造成捷运淡水缐,以前火车基本票只要五元的……在拆之前我还特地找湘兰乘车盖纪念章,坐到关渡站下车拍照留念,因为那时关渡站往淡水会过一个小山洞,就在月台等火车从淡水出洞时两人互拍,在去关渡宫后山上花圃拍照,真是我对小妹就仅于此,只有纯正的兄妹之情,怎么就不敢乱来
其实小时也偶尔会乱想,除了以前偷看尿尿的事外,有时小妹在老家妈房里睡午觉也会偷偷去拉内裤看肉缝。因为姐会睡午觉她也有样学样,但不在我中房睡都跑到妈的房间。如果只有姐睡我就会去骚扰姐,如果只有小妹我偶尔也会去偷看但是只看到过小穴一次而已,而且不敢对她很放肆毕竟沒像姐一样从幼稚园就「培养感情」。而且湘兰以前出过一次车祸被计程车撞到,那时头包着绷带血迹斑斑回家休息我看到简直快哭出来,真的很难过,当然不会再对她乱搞呀这小哥哥总该有些担当,而且有时老哥会把她弄哭就熘出去(其实是小妹比较倔强时常很坚持一些琐事,不让步就哭了,哥不是很有耐心安慰),剩湘兰在客厅哭,如果姐不在我自然会去安慰她,所以喽……不然我怎会捨的不对她也……?当然姐一再告诫恐吓我敢作姐就不放过我?意思是不会再让我亲热吧那我当也不敢为所欲为。而敢跟妈这样……也是妈和姐走的比较近所以干脆就趁机上了,谁叫妈长得像姊姊!(小妹跟爸蛮像的……)
走着就到月台,干脆搭火车去圆山然后去儿童乐园玩。玩碰碰车、坐飞机盪鞦韆搭飞轮划龙舟……边吃边玩这才像约会,虽然佳蓉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也不敢问,太唐突了
顺便去圆山大饭店晃一圈才回家。今天很开心很充实呢!
回捲宗
得意一时
越来越混了,已经五月底有些心浮气燥,书也看不下课也不想听,还常跟老师唱反调。有一次国文课一个女老师(不是纪老师,早调走了,而且她也太年轻不能敎国三升学班)在解释六书说到一个字,好像是卓,桌?忘了两个就在争论到底是会意还形声,说到后来我脱口一句「强词夺理」,那女的很不爽就走过来狠很的用课本K了头脸,回讲台还边唸「什么强词夺理……」害我眼镜又歪掉而且很痛眼镜是黑框很重的
更不爽了!一次在上数学课男老师课上一上就谈到升学未来还有做人道理……真的听不太下就又丢出一句「啊!好了好了」意思只是上课就好扯这些,结果老师又走过来,这次我很「识相」知道要幹嘛,先站起来拿掉眼镜,老师当然二话不说赏了大耳光,边回头边唸「好什么?好什么……」
ㄏㄡˋ!真气死人,但这也是自己的错,毕竟两个老师都是优秀的耶!尤其数学这类以前上课会重新编班(现在好像也会?!不知道我唸师大这第三所大学时去小补习班教数学女生好像也说会),我自然要到最好的一班上,又是国三怎么想也知道那数学老师在学校是第一把交椅,还已经升级要到公立高中敎课怎能忍受这样不尊敬的对待!
这样自然无法专心上课了,每天就看窗外树风徐徐蝉鸣鸟意,甚至原来很喜欢上的美术课也都沒专心画画,到期末三个作品才全部一次交我的天!球也打不好每次放学晚自息前打全场的篮球也是只会跟着冲来冲去,但球怎么也进不了篮框,真幹!
什么都沒顺事和佳蓉不知怎地也吵了小嘴就不爽不和我再聊天……啊~~去死吧浑蛋
结果毕业又只拿到区长奖,算算在班上排七八名……死班导不是三节都去你家给你送礼吗?我成绩也沒这么糟竟然为小事给我这么沒面子,因为搬家后便要做公车,有一次路途上有车祸公车就卡在高架桥上,张望了十几分钟才给我前进五公尺!只好徒步花了快半小时到学校,一进教室还在早自习他叫我过去但真的沒听到就到座位坐下,班导就很不爽大声喊「怎样啦?!」………
这样到联考前一个月的自修更无法专心。总想要有点作为吧!拿着毕业纪念册就跑到佳蓉她家要「签名」,看着通讯录找一下就到了,也是住我老家附近靠民权西路的老建筑。伯父伯母真是有够吃惊,大概想说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佳蓉出来也睁大眼睛……把纪念册收去说到时拿去学校后就把我赶出来
写吧!比妳内心的热情都写下来吧~~我在里面夹一封「情书」耶!隔几天她跑到班上还我只给签上斗大的三个字我拷,八成沒望了
唉声嘆气……又沒记错是七月二十几号考两天的吧!一考完并沒有立刻找姐,一方面放暑假都去爸公司忙很累,一方面我一直表现很差心情不好,而且还有五专考试。佳蓉不需要考的,因为学校帮忙申请一下就过了,早就准备唸体专毕业沒事就已经去那里练球。还沒考五专就又去学校找她根本沒回原学校唸书,成天看着她练球和「学姊」打,因为名单还沒公佈只算准新生。佳蓉球技不错,已经可以打败几个技术差的,但是我不敢鼓掌,怕学姊以后给她苦头吃。去了几次佳蓉才愿意跟我稍微小聊,可是又叫我以后別一直找她了?隐约说两人发展的路不同。不会吧……希望越来越渺茫
放榜了!结果真的只上第四所高中,而且专科也只上了台北商专连台北工专都沒份。爸妈都说已经不错(其实应该有些失望)但我也知道沒考好,更不敢对姐邀功了……不行!一定要有点作为。佳蓉就算妳不愿意我也要……
先观察地形吧!嗯……校区还算有许多空间但是还是考虑室内就全删去,这浴室更衣间……不行来来去去耳目太多不可能听不到哼叫的声音。那器材区……又阴暗又有灰尘女生又不是对自己很倾心怎会屈就!办公室有人……教室……
……!有希望喔!……可是去晃一圈发现沒路可上,锁都是十字的我沒学过开不开,而且不可能叫佳蓉跟我爬进去呀!……死心吧!別对人家乱来……不行!不可以……回头到体育馆附近结果终于发现好地方了。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沖澡间就在……上了楼梯第二层铁门的锁我给弄开了,大概因为暑假学生不多才沒开放吧。赶紧处心积虑对佳蓉灌迷汤,怎么说?就算并不是以我这典型为心慕对象还是刻意接近她送饮料偶尔趁沒人偷牵一下手也沒有很抗拒,至少认识两年算同学了,而且暑假来找她后我大都用活泼的话逗着她玩。佳蓉本来就比较活泼自然也就少了许多隔阂,有时我还说些黄色笑话让她不知不觉对性有些正面印象
这天佳蓉又打败了一个新的对手很高兴,和我坐着喘气休息,就跟她说等一下好好庆祝。偷偷问着女生生理期会不会很不好受佳蓉羞着说会呀情绪不好而且身体状况不佳通常一定输球,又骂我说怎么会问这种事(其实有目的)。我在说那妳今天一定不是不然怎么会这么厉害!佳蓉沒想就说对呀才过几天……总算出一口气了一直打不赢这学姊
「学姊一定是生理期……不,是低潮……」
「谁说的!是妳技术好吧」佳蓉听得笑着很得意
又扯得乱七八糟过几十分钟,佳蓉说要洗澡回去休息就开始收拾东西,突然被我拉到楼梯间说悄悄话,其实一沒人就抱着她亲起来
「嗯……唔……讨厌!……啊……不行……」佳蓉简直吓死了不断反抗但还是被我亲好几下,终于瞪着我在幹麻不是说才国中吗而且又不是她欣赏的对象,本来已经很生气但不敢大声张扬,结果被我拉上楼打开铁栏门说这里也有洗澡间耶就给她推进去。佳蓉才不愿意顺着我的意思,我就硬扯着说在这洗也一样,从里面栓上铁栓就到盥洗室,半强迫的脱下运动服,两人扒光光立刻拿着肥皂和毛巾就帮她洗起来
沒碰过这档事佳蓉很恐慌不知如何应付,总算认为我不会太过分就抢去肥皂自己洗,又把我硬推出来
沒关系!反正有这么多间我也再拿另一块肥皂洗重点……然后等她
「啊……」佳蓉一洗完只用毛巾遮着胸前就被我抱住,吃惊的赶紧闪身绕到长椅上要穿衣服,却被我推着躺在椅台上又亲起来,还好大腿立时被我撑开压住下体不然脚这么有力一踹我马上就成空中飞人
说实在佳蓉已经害怕得颤抖身子了,这样我自然温柔起来,慢慢亲着脸庞和嘴唇,这样就摩蹭了十几二十分钟,慢慢卸去恐惧感,然后不管愿不愿意就直接熘下去舔阴户(胸部女生沒意愿时会很嫌恶敏感的)
哦……好干净的缝缝呀……阴毛沒几根稀稀柔柔的。我拨开阴唇就到处舔到处亲,佳蓉像是电到一样很快就失去大部分反抗的力气。太有感觉了!舌头这么诱惑的舔着鸡歪,慢慢滑着阴缝,时而勾着阴蒂又绕圈圈,佳蓉不知不觉哼了起来
「哦……不行……不可以碰人家的……的……哼……不要……啊……好奇怪喔……妈说……说女生这里不能给別人碰的……可是……可是怎么会这么舒服……哼……哼……」
真的很异样的感觉吧!还好我有够温柔沉住气一直慢慢舔着小穴,佳蓉开始很享受渐渐忘了矜持,下体也分泌黏滑滑的淫水,这样更助长舌功的魅力,很快已经吃得佳蓉的鸡歪津津有味,亲得我性慾高涨,管他三七二十一便抓着鸡巴押上去开始磨起小穴
「哦!……哦!……看到男生的……的……哼!……怎么可以……啊……不行……会被妈打死了……哼……」
「滋……滋……」
「……哼……什么声音好色天呀……哦……哦……人家……人家……好难过……」
「鸡歪对不对?佳蓉的鸡歪很舒服吧!今天要给妳好好享受庆祝打赢学姊……用正龙的老二来庆祝」
「不是……不要……哼……好讨厌喔……怎么办……竟然会相幹……不可以啦……哦……下面怎么会这么舒服呢……哦!……啊……亲到奶奶了……唷……咿……」
已经很迷惘了,这时我才开始舔起胸部吃着乳头,上下夹攻佳蓉更是呻吟不已快要把持不住,鸡巴越磨越实在,不断突刺着阴蒂
这颗未经人事的小美眉我幹我撞
「啊……啊……不行了……要疯了……哦!不行了人家要死了!哼!哼!……」
洩了!佳蓉第一次洩了很吃力的享受着这异样抽筋的快感,小穴不断收缩着高潮,人也昏昏沉沉的瘫着让我继续亲着嘴唇
………
「……哦不行……不要进去啦求求你人家会被打死的沒脸见人了……」
佳蓉并沒有失去意识,被我尝试在穴口运动抽送,很快被刺痛感惊着睁开眼睛哀求
进去好……不要……其实我也很拿不定主意,这一迟疑佳蓉又求到眼睛开始湿润,全身又害怕得颤抖起来,这自然叫正义的一方抬头,终于我只贴着穴口压着佳蓉下体撑着沒再动
「姚正龙……求求你放我一马好不好……拜託你啦」
「………」
「如果佳蓉不要那我自然不会强逼……」其实人家哪要!连碰也沒想碰呀!起身坐着佳蓉像似逃过一劫般赶紧也起来要穿上衣服,被我不捨的抚摸着乳房和下体两人才着装,我还沒射精耶!但是別太要求了毕竟別再敎坏人家要她帮我服务
拉着小手在校区内树荫下休息,佳蓉还是很不自在,几次想把手缩回去,更怕我光天化日下又抱起她来,这时简直像害羞的小女生,可是也好像不太希望这样。刚又沒休息结果就早早送她回去,大老远就站着目送佳蓉进门口,头也沒回……
隔日又去学校看她,但今天竟沒有过来!接下来两天也沒来,我不死心再等,好不容易出现佳容身影,可是远远看到我却慢吞吞,慢吞吞的走着,这一百公尺还真长!看她有些郁闷,结果又沒练球,两人回到母校聊天
「姚正龙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
「我很怕你真的」 「………」
「这样……太过分了,不知哪天你又给人家乱来,搞不好人家的贞操被莫名其妙夺走」
「假如,我是说如果我们两个像以前那样说说话开开玩笑当同学就算了,可是现在看到你我都很不自在,更无法专心练球。之前好像也跟你说过人家现在只希望专心学校的事,可是你前几天这样乱亲人家身体真的吓死了,还……还敢用你的那……那东西碰人家私处……」
「……两人际遇又不同我是修体育的你却是要升学……」
我听了很难受,手也不自觉放开了。尽管是自己努力的「营造」机会,但毕竟佳蓉还小(我不也是),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就知道妳会这样说,那天才沒有给妳进去,不然妳早就是我的人了」强颜欢笑跟她打趣着,可并不怎么风趣
「……姚正龙你不会生气吧?」这句话应当我问才对
………明朗的天阴郁的心
…………………………………………………………………………………………
琼林欲留风,窸窣响歌咏,蝉鸣知我意,风停日当中
…………………………………………………………………………………………
不对!应该是:
…………………………………………………………………………………………
落花无意随流水,流水有心恋落花;落花不落不相守,流水请为江河下!
…………………………………………………………………………………………
这样比喻有些不恰,人家可是含苞待放耶!但我满腔翻磙,已无法想出更好的辞儿替代了。其实原文并不是这样子不过又修改了以后比较适切。记得自己原写成:
…………………………………………………………………………………………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落花不待长相守,流水只为江河下
…………………………………………………………………………………………
祝妳一帆风顺,事事顺心!珍重再见
有人说好聚好散,可是佳蓉沒哭(我沒回头看不知道猜的)我却噙着泪水默默离去,还好沒给看到不然对方更难受更觉得过不去。毕竟所有不好的可別让女生承受,自己吞下去吧!
就这样我沒再找她,现在想起来沒进去也是对的。反正对方沒意思不是么?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3553.html
上一篇:冷艳的少妇 下一篇:我干了按摩院的良家妇女